自己死了也就死了真是为自己那妹夫尽忠也算是

作者: admin 分类: 2018新报跑狗图彩图娱乐 发布时间: 2019-02-28 18:32
  给了郭嘉一个我相信你的眼神后,马和郭嘉两人是相视一笑。当然了,他们不过是微笑而已,可不是什么大笑。这地儿还那么多人呢,要真是大笑的话,众人还不知道,自己主公和奉孝先生都怎么了。所以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,两人是都没有大笑什么的,只是微笑而已,不过一切倒是都尽在不言中了,这个也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当马良远去的背影是再也看不到了的时候,马招呼着众人,对众人把手一摆,说道:“好了,各位,咱们也该都回去了,走了!”
 
    说完,众人是各自上了战马,然后便向着蕲春城而去。之前倒是因为马是徒步送马良的,所以众人可都是牵着马和自己主公一起走来着,每个人都前者一匹战马,然后走出了一里地多,也不得不说,这真是,也不好说是有病,但是让不知情的人看了,也确实是有些……
 
   
 
    江夏,安6城外,曹操兖州军大营和孙策还有刘备的孙刘联军大营之间,三人会面的大帐中,曹操、孙策和刘备三人,他们是几句并肩进了大帐中。
 
    三人和所带来的属下,坐下来之后,曹操是先开口了,“不知二位对今日的战事,有何感想?”
 
    孙策闻言就是一笑,只听他对曹操说道:“曹司空。那糜芳不过是马孟起妻兄而已,不过其人的本事,却是不敢苟同啊!其人。呵呵,不足为虑!”
 
    孙策的意思很明显了,那意思就是说,糜芳其人,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马他妻子的兄长,所以才当上了主将,不过其人的本事泛泛。确实是没有什么大本事啊。
 
    曹操和刘备一听孙策这话,也都知道,他孙伯符脾气就这样儿。不过孙策的话确实是有道理。要说糜芳的本事,无论是曹操也好,还是说刘备也罢,确实。都没觉得他如何了得。相反,确实就像孙策所说一样儿,是不足为虑。
 
   
 
    曹操此时点了点头,然后他对刘备说道:“不知玄德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刘备一听,心说你曹孟德是又叫我说话?你这又是故意如此了,不过他孙伯符也都明白你是什么意思,我就更知道了。所以你这还算是做了好事儿呢,要不我都不一定能说什么。毕竟他孙伯符可不一定能让我说话啊。
 
    刘备倒是没说话,而是先看了眼孙策。孙策则是对他微微点头,那意思你可以说话。而此时他心里却说,好你个曹孟德,挑拨却是在无声无息中,就开始进行了啊。不过你可不要打那如意算盘,如此的话,必然是要落空的。这些小伎俩,对我孙伯符来说,确实是没有大用啊。
 
    而刘备看到孙策同意自己说话了之后,他此时则说道:“备亦是赞同孙将军之言!认为糜芳却是不足为虑也!”
 
    刘备先是赞成孙策的话,不过无论是曹操也好,还是说孙策也罢,都知道,他刘玄德后面还有话呢。
 
   
 
    果然,就听刘备是继续说道:“不过,虽说糜芳糜子方其人是不足为虑,可安6城依旧有几千凉州军士卒,却是不能小觑。在备来看,也许安6会和之前的云杜城一样儿,虽说不是高沛和邓贤两人守御城池,可糜芳未尝就不会和他们做出来相同之事,那就是弃城而逃!”
 
    在刘备的想法中,就是这么看的。毕竟早就有云杜城的例子摆在眼前,而他认为八成还就是因为马的命令,所以高沛和邓贤两人才带兵撤退了。而糜芳呢,还是马的妻兄,那么没准马更是早已有命令,说得清楚,守不住的话就直接带兵撤退吧。
 
    还真别说,刘备想得还是没错,事实可不基本就是如此吗。所以虽说是猜测,不过猜得靠谱,而曹操和孙策在听了刘备所说之后,也是郑重地点了点头。
 
    曹操此时笑道:“哈哈哈!依玄德之意,莫不是说,只要我联军攻到让糜子方弃城而逃,我联军就此大获全胜了?到时夺取安6城,不在话下?”
 
   
 
    刘备闻言直点头,说道:“然也,事情应差不多如曹司空所说吧!”
 
    曹操听了刘备的话后,是没再多说,只是笑了笑。而他此时却是看了眼孙策,他知道孙策该说话了。
 
    果然,就在曹操看孙策的时候,孙策此时已经是开了口了,就听他对曹操和刘备两人说道:“明日进攻安6城,依旧是按照上次攻云杜城之顺序!曹司空以为如何?”
 
    曹操笑道:“这是自然!”
 
    曹操心说,总不能是己方兖州军第一个冲上去吧,所以怎么说,明日都是你们孙刘联军第一个出战了,呵呵。
 
    至于刘备,已经被孙策给习惯性忽略了,毕竟孙刘联军的事儿,他一个人其实就做得了主,刘备没有什么太大的作用。其人对于孙策来说,最大的用途,不过有时候,可以利用他一下而已。
 
   
 
    之后三人是又说了几句没有什么太多营养的话后,便告辞。各回各营了。每个人带来的谋士,都是没有起到作用,当然了。在这种时候,都是主公说话,谋士自然是参与不了太多。而每人都带着谋士前来,一是为了表明,你看,你们有谋士,我这边儿也有。二也算是未雨绸缪吧。这万一是有什么地方,是自己看不到的,但却不代表谋士也看不到不是。
 
    再说了。要是有什么需要谈判的地方,到时候还得是仰仗着谋士来,真正要是自己上的话,基本上还是不如人家来得好啊。
 
    曹操、孙策还有刘备几人。是相继出了大帐。然后一个往南,两个往北,回自己的大营去了。
 
    要说像今日这样儿的情况,三人心里都清楚,只要还是维持着如今这个联盟,那么以后就是要经常如此。如今这才进攻了两个城池,可已经都如此好几回了。
 
   
 
    一日之后,这次是孙刘联军先进攻安6城。而糜芳则是依旧在城头率领凉州军士卒进行抵挡。
 
    这孙刘联军的人马太多,糜芳是深感压力之大。这个他是不得不承认。哪怕他确实是本事有限,这是没错,不过作为主将来说,他是听说过,当然也确实是感觉得出来,真是,兖州军士卒虽说人数不算太多,但人家胜在战力强悍。而孙刘联军的士卒呢,虽说战力是不如兖州军,可是人家胜在人多啊,所以两方加在一起,也是不得不让糜芳头疼。
 
    不过即便如此,他也从来没后悔过来安6城当守将。他还算是有自知之明,这个他自己心里清楚,凭自己的本事来说,当这么个守将,说实话,还是有些小材大用了,当然也并不是自己妄自菲薄,而是事实就是如此。
 
    但是糜芳也一样儿认为,自己对自己那妹夫,也是自己主公的忠诚,这个是没说的,那么自己那妹夫用了自己,肯定是比别人要强啊。
 
   
 
    要说在马手下做事的糜芳,可不是演义中在刘备手下的那个糜芳了。人吗,总是会变的,至少糜芳在马的帐下,那可以说绝对是比在刘备帐下忠诚得多,这个是没错的。
 
    其实想想也并不是说没有原因的,至少马对糜芳的了解,这个是没说的了。而且马直到如今,也只有一个夫人,就那么一个妻子,就是他糜芳的小妹糜贞。而且糜贞还有子嗣,一女一子,这可以说也是马仅有的两个孩子。
 
    大女儿马卿云,嫡长子马焕,这都是糜贞的子女,而且糜竺也是深受马器重,给凉州军做事,为凉州军提供钱粮物资的支援。可以说糜竺绝对算是控制着凉州军的经济命脉,而马也确实是很信任他。所以都这样儿了,糜芳是有什么理由背叛马呢,反正他是没有那个心思。
 
    他想得倒是很清楚,哪怕有朝一日,自己真是被敌军所俘虏,那么自己要不就是被敌军所杀,要不就是兵败自刎,不会去想那第三种途经。至少投降敌军,自己是肯定不能做的。也许投降,自己是能保住性命一时,可对自己大兄和小妹来说,却是沉重的打击。
 
   
 
    所以糜芳知道,自己被俘虏,那就只有一个结果,就是死。
 
    自己怕死不,怕,很怕。可是要说和自己大兄和小妹比起来,自己死了也就死了。真是为自己那妹夫尽忠,也算是死得其所吧。反正人固有一死啊,不过就是早晚的问题罢了。
 
    所以糜芳如此的想法,也不得不说,在马帐下,他可真是,比较忠心的了。当然对此,马虽说不是全都知道,但是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点儿,所以他也放心让糜芳来守城。反正真抵挡不住的时候。就赶紧带兵撤退呗。至少马不认为糜芳连逃跑的能力都没有,要真那样儿的话,他可真是废物不行了。废柴不行了啊。
 
    糜芳在城头带领着己方的凉州军士卒守城,而董袭和周仓,也是各自带着己方的士卒攻城,两方展开了比昨日更加激烈地攻城战。
 
   
 
    董袭和周仓两人可都是憋着气儿呢,别看如今才是第二日第二日攻城。不过对两人来说,这个气儿还是有的。
 
    说实话,之前在云杜城。对付高沛和邓贤的时候,两人还不像如今这样儿。不管怎么说,高沛和邓贤那可是两个守将。哪怕两人都是三流水平的将领,可人家是两个人合作不是吗。
 
    但是再看如今的安6城呢,不过就只有糜芳一个守将。而且他们也多少从自己主公那听到了,糜芳虽说算是马的这么个亲戚。可其人的本事。确实是不怎么样,可能还不如之前的高沛和邓贤呢。所以两人还能不憋着气儿吗,在他们看来,受阻在高沛和邓贤两人守御的云杜城,那已经是挺憋屈了。
 
    可如今呢,却是又受阻在了连高沛和邓贤两人都不如的糜芳守御的安6城这儿,所以两人心里都是不服气,很不服。并且心里都是憋着气儿呢。一定是要早日拿下安6城才是,要不可真是。丢人啊,也丢不起那个人啊!
 
   
 
    看着带领江东军士卒攻城的董袭和带着刘备军士卒攻城的周仓,糜芳是一边儿带着城头的凉州军抵挡,一边儿他在心里不屑地想着,虽说自己是没有本事,自己对此也承认,可即便如此,安6城却也不是你董袭和周仓两人想拿下就能拿下来的。
 
    也许你们也是一样儿不屑吧,认为我糜子方守御的城池,你们应该很轻易就拿下来。呵呵,如果你们真是如此想法的话,那可真就是大错特错了,至少你们今日是肯定拿不下安6城就是了。哪怕加上之后要一样儿是来进攻的于禁,带领兖州军士卒,也是无用,呵呵,不信咱们走着瞧吧!
 
    不是糜芳那么自信,而是他确实是很清楚,要是己方凉州军守御的城池,那么轻易就被人攻破了的话,那么己方士卒还能是天下人所传扬的那个,战力最为强悍的士卒吗?别人不知道,但是在凉州军那么多年的糜芳还能不知道,己方士卒的战力如何。
 
   
 
    而这个战力,那可不止是说在战场上两军对垒,然后厮杀,大战的时候,战力强悍。在守御城池的时候,其实己方士卒那也一样儿是强悍非常的。
 
    至少糜芳就知道,己方士卒守城,也许经验确实是没有多少,这个自己也承认。可是要说到战力的话,那可绝对是强悍的,所以想那么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标签云